旧朋友

旧朋友           陈全兴

 

 

每次出门,身边总是携带一些旧东西,皮包、梳子、腰包,皮包里总是放着写满电话号码的小簿子、卡片、观音像,若一时忘了,就会有些不安。公事包里也是带着多年不换的日历簿,页页都贴满了各类资料的剪报,似乎这些旧朋友在旁,就能少了分紧张,多了分自信。

 

最近又联络上了年轻时结交的朋友,多年不见,友情还是深厚的,虽然大家都儿女成群,各有各的生活,也各有各的精彩,但谈起话来还是默契十足,一点都不输当年。

 

与老朋友相处是很开心的事。不管是谈话或做事,大家都少了段距离,各人的习惯作风及拿手技能,彼此都了然于胸,不必多费唇舌,也无须吞吞吐吐。

 

不像新交的朋友,起初都得暗自防备,半带猜疑,慢慢从琐碎不着边际的小节沟通,努力找些对方喜爱的话题,在迎合附和的虚情下,一步步地套出真感情。但这总非一时一日就能办到,便常常累得借故不交,又做回陌生人。

 

熟悉的老朋友至少有一个好处:不会断然翻脸绝交。就算说几句重话或开个玩笑,也还忍受得住,不会无端起争执或破口痛骂,毕竟培养多年的浓厚情感经得起考验,大家也珍惜。

 

知朋好友无所不谈,能倾真心吐实话,间或意见相左,也总能互相忍让。更不会揭你疮疤,挖你底细,使你尴尬,使你为难。

 

姜是老的辣,朋友是旧的好。

 

 p/s: 这是复出后写成的第一篇短文,是有感于可斯与云简的多番鼓励,在星洲星云版发表时被改成“老朋友”。文字还是有太多不顺之处,也少了转折多喻之妙用。


12 則迴響於《旧朋友

  1. 凡夜兄寫得好貼切,但是一見如故的朋友呢?
    自從踏入社會,就好少主動結交新朋友,但是一見如故的新朋友,也叫我很輕易便掏心掏肺,也許入世未深,也曾因此被欺騙,但還是會相信少數可遇不可求的友情,仍然值得去“冒險”..


    防備對我來說,好累..

  2. 年少或年轻时交朋友比较投入,能合得来就容易成为知交。

    年纪越长越不容易结交到推心置腹的好友,或许是多了一层防范,多了几分世故的关系。

  3. 加油加油!多寫多寫

    在紅花能遇見你們的文字,是很溫暖鼓舞的一件事
    總在細微處動人,這樣的文字修養和造詣,我知不是一朝一夕醖釀得出的

    樂見越來越多的好文字在紅花綻放呐。

  4. 交朋友志在坦诚,无所谓防范,当然那是相互的讨教,言语的冲撞是一种人情世故,只要有芥蒂就很难交心,朋友贵之以恒,患难见真情,不然也只是泛泛之交。我们必须开放自己,不怕吃亏,才能交到新朋友,但时间和应酬是我们的致命伤!

    • 防备是双方的。有时不是你想要的。

      朋友贵之以恒,患难见真情—–这我明白,但有患难时却不想麻烦别人,一开口就失去联络。

      我曾与太太细数知交—-她只信得过做护士时交的那群。我只有马大与写作的知交。

      悲吧, 但这却是真的。

  5. 还带观音像,你是我的偶像耶。
    那照片见鬼了?在我电脑上是一团白。虽然看不到,但让我开心地笑了一阵。
    要像这两天这样,多出来写写。

  6. 凡夜,你的这张模糊了,可是我保存的还很鲜明呢!当年我们还是那么的玉树临风,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其实你说的我都认同,实际上种种变化也要能接受,到最后每个人都要面对孤独,或孤身走我路,能够曾经在一起就是缘分了,反目成仇也由它去吧!只要我们宽心,没有对不起他人,睡梦也是甜的。。。。

  7. 可斯,你还是很玉树临风。岁月并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很令人羡慕。我那个大哥哥,我就不知道了。很久没有见他。

    不过那么瘦的他,大概也不会胖到哪里去。

    • 谢谢光临。

      但在创作方面,太怀旧,整天提当年多风光就不好了。

      我常一下笔就怀疑自己能不能更胜当年,很多诗,散文都写到一半就扔笔长叹。

      看你一提笔就能绵绵道来,真羡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