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与绿苑

长青与绿苑                   凡夜


 


在吉隆坡遇见文友,谈话中总是有这麽一句:有没有去过长青,专卖文艺书的?


 


我说:去过几次了,我们槟城也有间专卖文艺书的绿苑, 你有没有去过?


 


我到马大的第二个星期日,就下KL 闹市,寻到金河广场,就一间间一层层的走,只为了要看看长青与绿苑有什麽不同。两间的面积是一样大的,但长青有卖香港杂志及文具。


 


这次放长假回来,大妹告诉我的第一个坏消息就是:绿苑因租约期满,全部书籍一律五折出售。


 


第二天就立刻去看看,找不到任何诗集,只好买了两本散文集。天蝎星文友会的陈登福摇了电话来时,还不死心的问了几次:以后真的没有了?再也没有第二个绿苑?


 


绿苑——文友间的联络站,精神粮食的来源。在这里,你可以听到文友的点点滴滴,可以惊喜的遇到久违的编者、作者及读者。而如今绿苑真的要成为绝响了,实在不相信。


 


绿苑真的永远没有了?


 


刊登于李生(李兴前)编的莲花河(星槟日报副刊)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p/s :这篇文一边打字,一边笑,老天,我以前是这样写文章的。但决定保留原汁原味,以响(老)读者可斯,心宁,云简等人,还有一篇更长的,更好笑,但太多难字,打不下去,懒,哈哈哈。

3 則迴響於《长青与绿苑

  1. 你!我要怎样讲你?谢谢谢谢⋯⋯
    可斯给了我满满的槟岛,你再给我满满的绿苑,今天我的回忆很不一样。
    缘份未到,站在眼前也不会相识。凡夜,我跟你印证了这点。

  2. 绿苑是个充满美丽回忆的地方。那里经常可以找到令人惊喜的好书,我经常把稿费花在那里。而且,偶尔还能遇到一些熟悉的文友。

    我们确实老了是吗?最近怎么突然一直在忆当年了?重读旧信,谈一些已经许久不联络的文友,贴一些旧文章…….。

    你们的这些文字,让我分外想念老家,还有你们
    ,以及那阳光明媚的小岛。

  3. 金河廣場有常青書店麽?啊,是舊稿吧?

    我也是在陸續整理舊稿,“存放”在部落格裏,實在怕有一天,電腦硬碟損壞,還是什麽的,所有稿件消失啊。。

    • 长青早就关店了。但对我们那代人来说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对,发表在这里也是有收藏的目的,但很多旧稿都是手写或贴在剪贴簿的,一字字的打,真是苦了我这懒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