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灵魂—-记沈老

不死的灵魂—-记沈老     陈全兴


 


我该庆幸,或者哀怜


静默的你,这动荡的土地


纷争的时代,你已不察觉


假设灵体还有知觉


精神还有不屈


人格与节操


要采取什麽方式


才能完美演译你的一生呢


 


躺下。轻轻躺下


一身躺下一生


半世纪的战斗还有待追悼


划时代的纷争却迎凤而起


我该缅怀,还是聆听


不似悲号,也非呻吟


隐约是往事的回顾


历史的源起,岁月的转变


今日的你是昨日的延续


昨日的我是今日的遗憾


声音留不下诺言


笔墨写不成愿望


 


 


张牙舞的黑暗,伺机而来


冰冷欲抖的我们,不停呐喊


嘶喊,呐喊,嘶喊欲绝的何只


是你不能屈服的精神,以及


不死的灵魂


 


刊登于南洋文艺 28。4。2009


 


p/s : 这算是我停笔十年后的第一首发表的新诗,要谢谢云简的不断建议以及可斯的最后审评,从草稿到寄出去,竟已改写五次,从四十五行的长诗到现在的二十五行短诗,但还是看到早年残旧的诗句,而这竟耗了一个半月,算是我写诗以来的一个记录

4 則迴響於《不死的灵魂—-记沈老

  1. 恭喜你,终于见报了。这应该是最精简的了,读了有一气呵成的感觉,也经得起咀嚼,这样的消耗是值得的,写诗需要练就,久了就自然而然成其风格。你的诗可见你的风格,再多写几首就会出现张力,那种余味和能量!

  2. 寫一首好詩不容易呵
    從前聼一位前輩說,當下的年輕人太輕率,以爲將一篇散文分段書寫就叫詩
    我一直記得,從此不敢再隨便寫詩.. 只仍然喜歡讀詩

    很喜歡你這首詩呵,讀來能感染得到當中的情緒
    要繼續寫好詩呵,會越寫越順越欲罢不能的~ 加油加油!^^

    • 谢谢庆。

      散文与诗有时候很难分,所以才会有散文诗,诗意散文。。。我认为主要在于文字,意象,句子与句子之间的连贯性来做分别。

      两个老友记在推着,已经继续写了,要写到出书。。。哗,好大的口气!

  3. 以前在诗社,听说有人这么写诗:撕一堆小纸张,在纸上任意写上方块字,弄成一个一个纸团,抽取打开,把看到的字填在稿纸上,就可以成诗。吓到我!

    • 我还做过翻诗集找诗句的事,第一翻用第一句,第二翻用第二段第二句,哈!

      看了我的旧剪贴,原来我在1980就已认识你。星槟日报升旗山新年集会,有韵儿与韩江新闻班等人,原来那时你已是成名作者!

  4. 没 想 到 在 上 飞 机 前, 能 够 读 到 这 首 诗 。 多 替 你 开 心。

    上 了 飞 机, 竟 然 有 南 洋。 我 跟 那 个 和 我 一 同 飞 往 芭 提 雅 出 差 的 南 洋 特 约 记 者 说, 这 首 诗 是 我 的 好 朋 友 写 的。

    原 来 他 也 曾 经 是 文 艺 青 年 呢! 所 以 这 个 旅 程 我 的 收 获 好 大。 一 路 跟 他 聊 了 许 多。 好 开 心。 又 多 认 识 了 个 朋 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