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人 陈全 兴


 


                藏书人


 


 


贴墙的书柜里一本本新书旧书都依购买日期顺序排列,从左到右,从上到下,这当年耗费了整千元的落地书柜就要拆了,壮观的书景也将成为历史了。


 


—–《罗兰小语》17.2.1975购于世界书局。


这是第一次拿了稿费买下的书,多有记念性。怎能送?


 


—–《苹果的滋味》14.5.1979 珍藏本。


这是十八岁时出版的合集,已经绝版了,集中的老友大都不写作了,也不知身在何方?你看看,每个作者都亲笔签名,十个签名,多珍贵。不能送。


 


—–《余光中诗选》24.8.1984与骆耀庭共游,购自吉隆坡世界书局。


从此开启了书写,吟颂现代诗的热诚,而移民美国的耀庭,已失去联络多年,不知还写不写诗?这本我不想送。


 


—–《医者情怀》20.12.1984 云简购于大众书局,书赠凡夜。


多承有书缘的她转送,在没电脑的年代,我从此书了解了各类医学名词的正确译名,利便了书写医学专栏,这不能送。


 


—– 小黑的《玻璃记》26.1.1985购于钟可斯处。


那是初访钟可斯在八打灵的住处,记得还住着张留乐,曲梵之,李天带,也在那里与添拱初会,谈话间成立了马大文友会。这太有意义了,怎麽能送出去?


 


—– 蓝菱的《万户灯火》26.5.1986送给yy 的生日礼物。


咦?这本书怎麽还在这里?哦,想起来了,那个夜晚拿着玫瑰与书,冒着微雨送到十七区,应该是被退了,还是都没送出去?说了什麽话呢?忘了。难怪书角皱皱的,是被雨淋湿了。


 


太太,为何你退回我的书?


那里有,不是回来这里了吗?


你放回的?


忘了。


 


《成长中的六字辈》,不能。


《马大散文集》,不送。


《舒卷有余情》,不能送。 


 


金庸的全套武侠小说,无数的亦舒、琼瑶的爱情小说。


这,这,这…….小老弟,这些书你的学院接不接受?


 


我们会处理的。


 


怎样处理?也许自己拿去看,那也好,让他练练文笔。


 


突然一双手把我手上的书,桌上的书都丢进纸箱里。


 


爸爸,不要选了,全部都送出去吧,今天大床就要送来了。


 


这麽快?


 


还有三天我就要做新郎了!


 


 


 p/s : 这是复出后的第一篇小小说,文字生疏,场景处理不当,文中人物语气也没连贯性,父子年龄差别太小,用了太多篇幅描述藏书,没有认真铺陈故事,形成结局太过突然/儿戏。


 





 

17 則迴響於《藏书人 陈全 兴

  1. 我總有想窺看人家書櫥的欲望.. 算不算是某种偷窺狂的症狀
    一本一本收集下來,每一本都意義深重..
    送人或借人,時時都怕人不懂得愛護呢。

    • 庆真是爱书人。

      我有两个书橱,不大,旧书都放不下了,更别说是新买的,很多都得装箱去了,还在书橱的都是常看或有特别意义的。

      我的书啊,只借好朋友,只送有缘人。

  2. 我都忘记了自己曾经送过你这本书。想来,这就是为什么人家说施比受来得更有意义吧?你瞧,赠书的人忘记了,收书的却还记得。

    我们认识那么久了。真是可歌可泣。没有想到当年海景楼的初识,会延续到现在。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友谊,一如爱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 友谊,一如爱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句好。
      我们认识那么久了。真是可歌可泣—– 没这样夸张吧?不过的确很难得。

      那本你送的算是我的“工具书”,但竟然找不到?!看来又装箱去了。

  3. 凡夜,人气要贴文才会有来,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不要忘了你也是全方位的写作人,你的新作品还是会给人意料不到的惊喜。这篇我私下给过意见,这里就不说了。你寄来的花路影印本收到了,我记得你给过我一本,可是搬家的时候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感觉阅读时的恍若隔世,想当年一切都太白了,文字见底。。。。

  4. 把“工具书”装箱了?看来,你已经“进步”神速,不再需要这本“工具书”。所以是好事,值得庆祝。

    这里的每一本书,都标志着你的成长,而且意义非凡。你用书串了当年的人与事,你藏的不只是书,还有那珍贵的记忆。

  5. 这些书中,你曾送了五本给我。不知道以前跟你说过谢谢没有?在这里还要谢一次。看到这些旧书,我乱感动的。也发现,岁月不饶人。(不说老)。

    至于我送的那本,找不到就算了。有些回忆还是让它们尘封着比较好。

    • 都是些绝版书了。
      你时运高,遇到我慷慨的时期,所以才有书到手。
      可惜有段时期与你断讯了,那时我全送出林彧/杨牧的伤心诗集,不然你也会收到几本。

      好好尘封的记忆都翻出来了,疑幻疑真,都不知如何回忆了。

  6. 我曾经疯狂地迷过林彧。真是的,如果没有失联那多好。不过也无所谓啦,反正现在又联络上了

    看到你在可斯那里贴的诗。这首我没有看过,写得很夏宇。读来心有戚戚焉,短短几句,就写出了情人之间吵架后的忐忑和坐立难安。

    • 这类夏宇式、罗智成式、杨泽式的诗在当年写了很多,算了算发表的有二十多首,不过都已是事过境迁,不想多贴。你喜欢《致电》
      就贴来这里:

      致电 陈全兴

      我深怕
      在我刚致电给你道歉的时候
      你也正摇电话给我
      於是
      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想知道的

      而且以为对方正向别人
      诉苦,或者移情
      别恋

  7. 我读这样的书,不多。对于墨的《靠在冷墙上》很有感觉;对西西、李碧华、几米、村上春树偏爱⋯⋯
    还有,一定要说,对言情小说特别着迷。死了!
    读书,我是很不长进的。随便读读,也算有读书吧?

    • 你说的那些作者,我都看的,也有他们的书在箱。于墨?没看过。

      言情小说我也看的,不过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还迷武侠/科幻小说,这里读读,那里读读,也算有读书了。

    • 哦,那当然也是书。
      营养保健食谱风水算命,除了食谱(太太看),都看,我还看了超多的财经/投资书籍。
      我们是小学生在比赛谁看书较多吗?

    • 就要贴稿了。再贴上这篇是因为几个好友的留言都很有意思。我那本书只印了三千本,几个月就卖完了,也没在书局摆卖,难怪你没看过。
      可姐要的话,给个地址,我寄给你。

  8. 看了你給我的兩篇文字,就像看蔣介石和毛澤東的自傳,各人講各人的,有時別人是背景,有時別人又拿自己做他們的背景.你趕緊寫另一版本,就好玩了.但最後只有一件事是真的,自己的書永遠自己在當男主角,比如醫學生手記.祝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