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朋友

旧朋友           陈全兴

 

 

每次出门,身边总是携带一些旧东西,皮包、梳子、腰包,皮包里总是放着写满电话号码的小簿子、卡片、观音像,若一时忘了,就会有些不安。公事包里也是带着多年不换的日历簿,页页都贴满了各类资料的剪报,似乎这些旧朋友在旁,就能少了分紧张,多了分自信。

 

最近又联络上了年轻时结交的朋友,多年不见,友情还是深厚的,虽然大家都儿女成群,各有各的生活,也各有各的精彩,但谈起话来还是默契十足,一点都不输当年。

 

与老朋友相处是很开心的事。不管是谈话或做事,大家都少了段距离,各人的习惯作风及拿手技能,彼此都了然于胸,不必多费唇舌,也无须吞吞吐吐。

 

不像新交的朋友,起初都得暗自防备,半带猜疑,慢慢从琐碎不着边际的小节沟通,努力找些对方喜爱的话题,在迎合附和的虚情下,一步步地套出真感情。但这总非一时一日就能办到,便常常累得借故不交,又做回陌生人。

 

熟悉的老朋友至少有一个好处:不会断然翻脸绝交。就算说几句重话或开个玩笑,也还忍受得住,不会无端起争执或破口痛骂,毕竟培养多年的浓厚情感经得起考验,大家也珍惜。

 

知朋好友无所不谈,能倾真心吐实话,间或意见相左,也总能互相忍让。更不会揭你疮疤,挖你底细,使你尴尬,使你为难。

 

姜是老的辣,朋友是旧的好。

 

 p/s: 这是复出后写成的第一篇短文,是有感于可斯与云简的多番鼓励,在星洲星云版发表时被改成“老朋友”。文字还是有太多不顺之处,也少了转折多喻之妙用。


长青与绿苑

长青与绿苑                   凡夜


 


在吉隆坡遇见文友,谈话中总是有这麽一句:有没有去过长青,专卖文艺书的?


 


我说:去过几次了,我们槟城也有间专卖文艺书的绿苑, 你有没有去过?


 


我到马大的第二个星期日,就下KL 闹市,寻到金河广场,就一间间一层层的走,只为了要看看长青与绿苑有什麽不同。两间的面积是一样大的,但长青有卖香港杂志及文具。


 


这次放长假回来,大妹告诉我的第一个坏消息就是:绿苑因租约期满,全部书籍一律五折出售。


 


第二天就立刻去看看,找不到任何诗集,只好买了两本散文集。天蝎星文友会的陈登福摇了电话来时,还不死心的问了几次:以后真的没有了?再也没有第二个绿苑?


 


绿苑——文友间的联络站,精神粮食的来源。在这里,你可以听到文友的点点滴滴,可以惊喜的遇到久违的编者、作者及读者。而如今绿苑真的要成为绝响了,实在不相信。


 


绿苑真的永远没有了?


 


刊登于李生(李兴前)编的莲花河(星槟日报副刊)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p/s :这篇文一边打字,一边笑,老天,我以前是这样写文章的。但决定保留原汁原味,以响(老)读者可斯,心宁,云简等人,还有一篇更长的,更好笑,但太多难字,打不下去,懒,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