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灵魂—-记沈老

不死的灵魂—-记沈老     陈全兴


 


我该庆幸,或者哀怜


静默的你,这动荡的土地


纷争的时代,你已不察觉


假设灵体还有知觉


精神还有不屈


人格与节操


要采取什麽方式


才能完美演译你的一生呢


 


躺下。轻轻躺下


一身躺下一生


半世纪的战斗还有待追悼


划时代的纷争却迎凤而起


我该缅怀,还是聆听


不似悲号,也非呻吟


隐约是往事的回顾


历史的源起,岁月的转变


今日的你是昨日的延续


昨日的我是今日的遗憾


声音留不下诺言


笔墨写不成愿望


 


 


张牙舞的黑暗,伺机而来


冰冷欲抖的我们,不停呐喊


嘶喊,呐喊,嘶喊欲绝的何只


是你不能屈服的精神,以及


不死的灵魂


 


刊登于南洋文艺 28。4。2009


 


p/s : 这算是我停笔十年后的第一首发表的新诗,要谢谢云简的不断建议以及可斯的最后审评,从草稿到寄出去,竟已改写五次,从四十五行的长诗到现在的二十五行短诗,但还是看到早年残旧的诗句,而这竟耗了一个半月,算是我写诗以来的一个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