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            陈全兴


 


 


直到去婚姻注册局的路上,他还一再问她,不停地问:“嫁给我,不后悔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节目,没周假,常常三更半夜要被叫去医院,要ON CALL,要……


 


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肩膀,眉头皱了皱:“别说了,我正是喜欢你这种责任感,走……


 


蜜月回来,开始生活在一起,两人才察觉彼此工作性质与时间的不同,造成了难以避免的困难与冲突。


 


她是医院的护士,跟着早午晚班次转换工作的时间,早班是七点到下午二点,午班却从两点做到九点,值夜班时间更长,从晚间九点直落到清晨七点,变换得没有一定的秩序与规则,不只他无可奈何,她也无法可施。护士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嘛。


 


他是住院医生,每两三天就得超时工作ON CALL一次,有时半夜两点回来,有时二十四小时都不能回来,即使幸运可以回家,却常常半夜被一个电话惊醒过来,匆忙的换件衣服,就飞也似的冲出去,两个小时后,才拖着精疲力尽的身躯回来。


 


开始时,大家都在亲吻拥抱中,依依不拾的各自过着无法协调的日子。慢慢的发现情况越来越恶劣,大家见面、谈话,一起吃饭、睡觉的机会越渐减少,少到真的不能忍受了。常常天未亮,她就必须起床,弄好早餐就出门了;午餐却要一个人吃。因为两点她刚回来,他却要赶着回去上班。有时他难得有闲情吃个晚餐,她却还在医院里忙进忙出,抽不出时间共餐。更好笑的是每三四个星期,有整整六天,他常在翻一个身时,总了个空的惊醒过来,才记起她在值夜班。隔天,她刚回来,才准备倒头就睡,他却要开始梳洗,准备去医院了。


 


而连续几天,深夜两三点,她才朦朦胧胧的入睡,他值班回来了。虽然他开门、换睡衣都是轻手轻脚的在黑暗中摸索,她还是醒了,睁开惺忪的双眼:“呵,你回来了……"



 


看着她张也张不开的眼晴,一脸疲惫的倦意,他不觉沉思:这真是折磨!


 


真怪!连着几个星期,妻子六点半起床,丈夫就迎门而入。


 


“你这几个星期怎麽都是这个时候回来?”她觉得诧异。


 


ON CALL嘛,总是要忙到清晨才能安心的”他淡淡的说。


 


“你睡得好吗?”


 


“还好。”


 


她走出房门,想去厨房拿杯水喝,却发现客厅的沙发皱不平,好像被人坐过、躺过,她顺手整理,却突然想起:我昨夜睡前不是整理过了吗?怎麽……。


 


回房看见疲倦已极的他,已在床上然入睡,梳妆台上,听筒、原子笔、医书与记事本散乱地放着。轻轻翻开记事本,ON CALL 时间表上清清楚楚写着这三个星期,他值的是四点到两点的班次。


 


一看,她睁大了眼睛,原来这几个星期,他都是在凌晨两三点就已回到家,那,那,那他不是还要在客厅里委缩着身子三、四个小时!


 


她真想扑进他的怀里,骂一声“傻瓜”,但看他睡得香甜,吵醒他实在於心不忍,就轻轻拉过一张棉被,覆盖在他身上,无限怜惜地凝视着他。


 


过了几天,两点半,闹钟就把她从睡梦中叫醒了,披了件外套,她走到客厅,等,等,一直等到听到锁匙插入木门锁匙孔轻巧转动的声音,她就推起笑容,拉开大门,伸开双手,迎了上去。


 


“呵,你回来了。很忙吗?”


 


“你怎麽还没睡?”


 


“我等你回来……


 


p/s: 这篇是从草稿中捞起来大幅删改,希望能改写得更浅白易读。因为没有剪贴到,所以有没有发表过就不知道了,希望不断重读/不停修改旧作能得到灵思些微的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