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老了

看到昏黄与日渐模糊的剪贴簿,不觉心惊,再不想办法,这些多年的心血就要消失了,在努力追寻遗失的文章当中,我不得不一字一句的在电脑上输入,然后拷贝,然后在大红花发表,当作另一种收藏与分享吧。


 


老爸老了。


 


在五十多岁的壮年,他疲累得遗忘了当年的凌云壮志,把全部的寄托都放在我们两兄弟身上,只想快快退休下来,安享晚年。


 


老爸真老得太快了,而我们成长得太慢,这实在令人担心。他的视觉,体力,都已大不如前,却还得长年累月驾驶着大辆的货车,在许多村庄与城镇之间扑一阵阵的风尘,在颠簸蜿蜒的长程路上追赶多麽无奈烦闷的日子。


 


老爸是真的老了,他开始埋怨上天的不公平,命运的作弄人,也对那离家越来越远的工作啧有烦言。他想家实比我们想他更深。每回接到他的长途电话,总是一阵内疚;他喜悦又激动的声音里总参杂浓浊的喘气,那麽的疲劳、单调,甚至于无助。


 


老爸始终是我生命里最太阳(注1)的灯盏。儿提时,他常在午夜或清晨牵着我的小手去扑一盏摇幌的灯火,喝一杯滚烫的鲜牛奶。读书时,我常守着一盏越久越亮的不眠灯,苦读至万籁俱寂,只听到时间流过的声音;他常在轻咳中推被而起,晓我以健康为重,不要虐待自己的大义,再帮我捻熄灯。考上医科时,他给我最完全最用力的拥抱,并颤抖着重复的三个字:成功了!成功了!


 


老爸老了,他对子女的爱已经没有表达的花招。他路过吉隆坡,总给我来几通电话,也总是那几样:吃得好吗?钱够用吗?功课忙吗?要写信回家,你妈很挂念。然后,很有耐心的聆听我诉说检验了几个病人,接生了多少个婴儿,喝酒抽烟的害处等等等的没完没了。


 


老爸是日本侵马的牺牲者,只读一学期书,常感叹没有几滴墨水的悲哀,却安慰於子女个个读书有成。而那日他陪我从中南区步行至曼谷银行的车站,一路上他总抢在前面用生疏的广东话与马来语问路,那种迫与焦急,啊,老爸,他的心并不盲。


 


老爸是越形孤单了,除了妈妈与小妹,我们一个个南下北上,东奔西跑,离他是越来越远了,甚至於假日回家,也没有什麽共同的话题可以谈久些。除了写信、摇长途电话,为他点一根香烟、倒一杯酒,我甚至於都不知道怎样接近他了。或许还只能陪他看两三个小时的歌仔戏,或一起散步去巴刹吃早点。


 


老爸是真的老了,而我们成长的太慢。那距离是越来越远,越陌生了。。。。。。


 


1:这篇文刊登在N年前的南洋文艺时被编者删掉了“最”字

医生的爸爸

照了X光片后,父亲被指示要去私人医院做肺部电脑扫描,以确定是不是肺癌。


 


因为无法陪同父亲前往看病,我赶忙摇了个电话给幅射科的马来专科医生,告诉这位马大的前教授,父亲是文盲,又重听 ,希望能在扫描过程中好好指示,小心照料。


 


教授真是太有爱心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推己及人,竟然对父亲照顾得无微不至。


 


老人家开心的说:叫到最后竟把我当成他的父亲,BAPA,BAPA 叫个不停,其他的病人都看傻了,怎麽可能?他一头白发苍苍。。。。


 


哦,原来这肺部扫描需要重复指示病人三个步骤:深呼吸,停止呼吸,可以呼吸。


 


所以,就有了Bapa doctor nafas, tahan nafas, boleh nafas……


 


也许重听的父亲不能配合,还是教授紧张了,叫到最后连doctor 也省略了,爸爸,爸爸的大叫。


 


父亲边说边比手画脚,神情兴奋,想想教授的年龄与一头的白发,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笑开了。


 


但扫描报告却带来了坏消息。开刀,打针吃药,再开刀,再打针吃药。。。。两年后,死神还是带走了痛苦不堪的父亲。


 


九年后的今天,脑海里时时飘过他的言语与笑容; 对子女的爱与付出让我们深深的怀念,一切一切尽在回忆中。。。。。


 


 


后记:翻阅剪贴簿与无数的草稿纸,写了这麽多年的文章,只有两篇散文是写给父亲的,也许求学时期,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没多少时间与他老人家好好沟通。而在我成家立业,事业有成不久, 他就离开了,没好好享清福。除了我的成名作“老爸老了”外,就是这篇短文了,实不能表达我对他的愧疚与怀念。

上网搜索自己

那天在等待下载一些报告,无聊中随意上网搜索自己,那是很奇妙的感觉。


雅虎找到的多是马来西亚的资料,而且本人占了大多数,谷歌就好玩多了,天南地北,天马行空的一一搜到,多到你click click click 也click 不完。


最高兴是搜索到我竟然有两首诗被收入马华文学大系 诗歌(二)1981-1996,何乃健主编,


这虽然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庆幸的是这两首诗都是大学读书时期的诊贵创作,我只有草稿,发表的却是没存底的修订版,我寻寻觅觅多年,终于找到。


那时刚好从槟岛被调派去东马沙巴行医, 很多发表在报刊/杂志的文章都没办法收集或剪贴。


唉,当年没电脑的年代就是这样的。


这两首诗写的却是无疾而终的爱情。。。。。。哎呀,就不贴了。


http://books.google.com/books?hl=en&lr=&id=5JgSlanI32sC&oi=fnd&pg=PA88&dq=%E8%AF%97%E6%AD%8C(%E4%BA%8C)+1981-1996&ots=K0L8o5HF-2&sig=lMoyfsAAkU1jlqfsVpB_M7hy4BM#PPA36,M1


page 36


心情一二 给旧人


骨骼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