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就长那麽一点点吧!

命就长那麽一点点吧!                             陈全兴

乡愁诗人余光中二十五年前突发奇想的《假如我有九条命》,不只不实际,也“假如”得太疯狂,这麽多年了,这些多出来的“命”,不知有没有兼顾了他那些个人的事物?

九条命太奢求,三条命也觉得太多。如果我可以有这个“假如”的选择,我的希望就跟终年累月被病魔摧残,被死神恐吓的病人一样,颤抖着声音要求:请让我,就让我活长一点,我还有未竟之志,未成之事,未报之恩,未。。。。。

是的,只要一些些,就够了。

很多时候都会为一些壮志未酬,前途灿烂的病人的匆匆一生感到阵阵难过。很多很多病人都不应该死的,如果他们多注重自身的卫生与健康,不疏忽,不无知,不迷信,那是应该活久一点的。

有些贫苦出身,奋斗十多年,终于考入大学,却发现患上了不治之症,有些刚事业有成,妻儿皆期望他大展拳脚,突然一个晴天吡呖,车祸重伤,这些这些,让人心酸遗憾之余,也不得不喊一声:这是命呀!(我极为痛恨的一句话)

医生在讨论病人情况与治疗时,关于生命的长短,常常用的名词是〔五年平均存活率〕,但其实很多病都不能完全痊愈,尤其是癌症,开刀、电疗、化疗,百般折磨后,专家还只能说能延长五年的寿命,已算是成功的治疗了。

命呀!就长那麽一点点吧!

(病中无言乱语一番了)

藏书人 陈全 兴


 


                藏书人


 


 


贴墙的书柜里一本本新书旧书都依购买日期顺序排列,从左到右,从上到下,这当年耗费了整千元的落地书柜就要拆了,壮观的书景也将成为历史了。


 


—–《罗兰小语》17.2.1975购于世界书局。


这是第一次拿了稿费买下的书,多有记念性。怎能送?


 


—–《苹果的滋味》14.5.1979 珍藏本。


这是十八岁时出版的合集,已经绝版了,集中的老友大都不写作了,也不知身在何方?你看看,每个作者都亲笔签名,十个签名,多珍贵。不能送。


 


—–《余光中诗选》24.8.1984与骆耀庭共游,购自吉隆坡世界书局。


从此开启了书写,吟颂现代诗的热诚,而移民美国的耀庭,已失去联络多年,不知还写不写诗?这本我不想送。


 


—–《医者情怀》20.12.1984 云简购于大众书局,书赠凡夜。


多承有书缘的她转送,在没电脑的年代,我从此书了解了各类医学名词的正确译名,利便了书写医学专栏,这不能送。


 


—– 小黑的《玻璃记》26.1.1985购于钟可斯处。


那是初访钟可斯在八打灵的住处,记得还住着张留乐,曲梵之,李天带,也在那里与添拱初会,谈话间成立了马大文友会。这太有意义了,怎麽能送出去?


 


—– 蓝菱的《万户灯火》26.5.1986送给yy 的生日礼物。


咦?这本书怎麽还在这里?哦,想起来了,那个夜晚拿着玫瑰与书,冒着微雨送到十七区,应该是被退了,还是都没送出去?说了什麽话呢?忘了。难怪书角皱皱的,是被雨淋湿了。


 


太太,为何你退回我的书?


那里有,不是回来这里了吗?


你放回的?


忘了。


 


《成长中的六字辈》,不能。


《马大散文集》,不送。


《舒卷有余情》,不能送。 


 


金庸的全套武侠小说,无数的亦舒、琼瑶的爱情小说。


这,这,这…….小老弟,这些书你的学院接不接受?


 


我们会处理的。


 


怎样处理?也许自己拿去看,那也好,让他练练文笔。


 


突然一双手把我手上的书,桌上的书都丢进纸箱里。


 


爸爸,不要选了,全部都送出去吧,今天大床就要送来了。


 


这麽快?


 


还有三天我就要做新郎了!


 


 


 p/s : 这是复出后的第一篇小小说,文字生疏,场景处理不当,文中人物语气也没连贯性,父子年龄差别太小,用了太多篇幅描述藏书,没有认真铺陈故事,形成结局太过突然/儿戏。


 





 

陈鲸想

近来女儿问我如何写诗,真是把我问倒了。整理文章时无意中发现还有很多首陈鲸想的诗没贴上来,贴贴给云简&年轻朋友看看:


 


致电(贴过了)


我深怕


在我刚致电给你道歉的时候


你也正摇电话给我


於是


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想知道的


 


而且以为对方正向别人


诉苦,或者移情


别恋


 


 


 

疲惫1&2

  疲惫


1


踩着夜的憔悴回家


拾满整袋零碎的灯火


追赶的是月色与星光


所有的梦与理想


悬挂在天边


 


2


 


蔚蓝屋檐,大大的窗口


外面彷佛一些什麽亮着


忘了吸收室内的养分


忘了检拾遗落的眼神


忘了忘了忘了的。。。。。


就让我的心灵歇息一下吧


在沾满露珠的叶片上


 

断讯2

终於等到讯息


终於明明白白的知道


虽然胸中遍地江湖


我们


终於还是要相忘于江湖


我的扬眉,你的瑞飞


初识于微,彻夜深交


都让我想起了一起朗诵不了的《与妻决别书》


深切悲痛中几许无奈


跨越不了,跨越时光的长幅


唉,这人生。


 


就此断讯了,我的朋友


祝你一切如意。


 



附上多年前写的《断讯》


等着,一壶心情


等着,品茶的人


渐渐        


              


终於没有讯息了,终於


掠过了夜空,一颗流星


掠过了就不再返回


紧握的双手都快垂成


分开的两半,纷纷坠落的


除了爱与恨,生与死


还有一些什麽。。。。


 


 


这世界真像长长的列车呵


我们都是彼此的风景


我在车中,你在窗外


都不知道会去


这里     那里


只是


这样     那样


我迎向未来,你成了过去


终於没有了讯息了。。。。


 


 


 


 

只是一场病吧了







































































只是一场病吧了


 


 


 


 


 


 


 


 


 


 


 


 


只是一场病吧了


 


 


早上七点之后,还得起床晨跑


赶着上班,生活的公式与规律


都保持同样的节奏,继续前行


当然,你被允许向生命赊帐


,是与时光达成协议


 


暂时躲开,拥挤街道的冰冷肩膀


拒绝耹听,动乱城市的喧哗噪音


呆坐在室内,,倦卧於床上


所谓期待,所谓奇蹟


 


那代价呢?,溜去的青春


逃逸的机会,正如历尽沧桑的


,憔悴,粉落,且日渐


 


消失


 


 


 


 


 


 


 


 


 


只是一场病吧了………



 


 


 


 


 


 


这是一首长诗的一节,贴上来给生着病的人鼓励鼓励.只是一场


是希望能用一场来形容,有完结,有病好了的可能.

最后重复的一行是留着让诗人与读者继续深思.

第一道阳光(1)
































































第一道阳光


 


黑暗在数不清的摸索中


醒来


已透支千万分秒的


烦闷,慢慢散开


 


 


第一道阳光


 


 


第一份喜悦的激动的刹那


声音,熟悉又異样的声音


回响似远还近的距离


 


措手不及的心情


 


 


跌入另一惊喜世界


 


 


阳光脚印舞起七彩美丽


 


我在悄悄等着


 


 


 


(写给复明者,这诗差,下回写过.)


 

风(2)




































(2)


 


 


 


迅速行走中,那人


 


蓦然回首,奔涌而来的


惊心,瞬间变更的脸容


匆匆闪过,回身还是回心


跨入陷阱


 


 


跨出困境


 


 


刹那转动的念头


 


若风,吹自拥挤的


 


人潮


 


 


 

风(1)

风(1


 


风,介于感觉与情绪之间


大地丛生的五蕴之一


看似虚无,却方向可寻


听若万籁,却节奏有韵


与时间奔驶


与空间遊戏


与动静不一的我们拔河,


不,偶而它在我们这边。

近况(2)























































近况(2)


 


 


 


 


严重透支的记忆


虚脱无助,终於


睡去,终於


枕在漂浮的温床


把一切交给智慧


把智慧交给命运


把命运交给什麽……


 


不知何故写诗


书写黯然神伤的回忆


书写千头万绪的无奈


只是我的眼,我的眼睛


也许只看见空茫与未知


也许在无尽的尽头


死神降临前


多希望亮出久违的果敢


 


近况是千回百转的路


永不间断的脚步


来去如雨